太阳娱乐有限公司欢迎您!

世界上下五千年: 震惊世界的“萨拉热窝枪声”【太阳娱乐】

时间:2019-11-27 08:21

  1914年6月28日,是人类历史上不平凡的一日。就在这个阳光灿烂的夏日的星期天,波斯尼亚的首府萨拉热窝的大街上,发出了两响震惊世界的枪声。这两声枪响,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叭叭”两声枪响,声震全球。 “啊——啊——”波斯尼亚的首府萨拉热窝的大街上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乱成一团。 …… 时间:1914年6月28日,星期日。 地点:萨拉热窝的大街上。 人物:奥匈帝国王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和他的妻子索菲女公爵。 事件:王储和王储夫人被枪杀。 …… 一个原本平淡无奇的星期日,却因为两声枪响,历史从此发生转折,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就此点燃。用一位当时西方政治家的话来说就是,全世界的灯因为这两声枪响而熄灭了。 6月28日早上9点,萨拉热窝车站驶进了一列豪华的专车。不一会儿,奥匈帝国王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和他的妻子索菲女公爵从车中走了出来。傲慢的斐迪南 大公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便趾高气扬地穿过戒备森严的车站,偕同他的妻子洋洋得意地坐上一辆敞篷汽车,随即,车队缓缓驶离火车站,驶向萨拉热窝市政厅。 斐迪南大公刚结束完一次军事演习,他是来萨拉热窝巡视的。奥匈帝国由奥地利与匈牙利组成,六年前,斐迪南带领奥匈帝国用武力吞并了波斯尼亚。此后,他对 邻近波斯尼亚的塞尔维亚垂涎不止,老想着有朝一日,把这块“肥肉”也“吃”到“嘴”中。在他之前亲自指挥的那次军事演习中,假想敌就是塞尔维亚。 但塞尔维亚人并不欢迎斐迪南的到来。一个叫加夫里洛·普林齐普的民族主义者悄悄地组织了一个爱国军人团体,其实就是一个七人的暗杀小组。早在斐迪南来萨 拉热窝之前,暗杀小组就已经做出了详细周密的暗杀计划。斐迪南到达萨拉热窝当天,暗杀小组一早就已经埋伏在车站到市政厅的街道两旁,万事俱备,只等斐迪南 出现。 斐迪南夫妇坐着敞篷车,得意洋洋地同旁边的波斯尼亚总督谈论着萨拉热窝这个美丽的城市,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危机。 为了长期占领这块土地,斐迪南大公特意带了少数的卫兵,想以此来增加波斯尼亚人民的好感。也正因为他不想在这座城市炫耀军事实力,所以波斯尼亚方面负责 安全的宪兵和警察也毫不在意,安保措施极为马虎。这个不可一世的王储却怎么也想不到,正是他的“低调”给了暗杀小组的人以机会。 车队缓缓地驶上了市中心的一座桥梁,此时埋伏在那里的是一个刚过20岁的高个子青年,愤怒而又紧张的小伙子右手紧握着炸弹,手心已经浸出了汗水,而握紧的左手也在暗暗使劲,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第二辆敞蓬汽车里的斐迪南,脚步慢慢地向前移动着。 突然,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向他吆喝着走了过来:“喂,干什么的?” 高个子青年一愣,赶忙向警察微笑一下,说:“看热闹,看热闹!”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赶紧给我往后退!”警察不耐烦地喊道。就在这一来一去的光景里,车队已经驶过了桥面。 看着渐渐远去的车队,高个子青年无限遗憾地叹了一口气,悄然转身,消失在人群里。 车队继续前行,很快就到了阿佩尔码头,埋伏在此处的是一个名叫察布里诺维茨的青年,为了把握住时机,他迅速地冲出人群,奋力地朝车队扔了一枚炸弹。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司机立刻加快车速,躲过了致命的一击。炸弹落在斐迪南乘坐的敞篷车的车篷上后又弹到地上,滚落到第三辆汽车前面时,才“轰”的一声 炸了。等烟雾散去后,人们才发现,车内的斐迪南毫发无损,炸弹只是炸裂了第三辆车的前轮胎,而被炸弹碎片击伤的是总督和斐迪南的几个副手。 爆炸声的突然响起,吓坏了围观的群众,也着实吓了斐迪南一大跳,他脸上得意的神情一扫而光。而一旁的索菲夫人更是吓得面色蜡黄,惊恐不已。 察布里诺维茨的刺杀失败了,他愤怒地看了一眼车内的斐迪南,然后仰天长叹,随即吞下了一小斐迪南 瓶毒药,纵身跳进河里。 而此时坐在第一辆车里的萨拉热窝市长和警察专员突然反应了过来,一齐叫道:“快捉住他,快抓住他!” 几名警察应声跳下河去。几分钟后,奄奄一息的察布里诺维茨被警察打捞上岸。然而此时的察布里诺维茨已经身中剧毒,他忍着剧痛,一言不发,但是眼睛里却充 满了怒火,恶狠狠地盯着惊恐不已的斐迪南。斐迪南被察布里诺维茨愤怒而犀利的眼神盯得浑身发毛,但他斐迪南被称为斐迪南大公,他是奥匈帝国的王储,为奥匈 帝国国王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之侄。因为1889年奥匈帝国的皇太子鲁道夫自杀,所以斐迪南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奥匈帝国哈布斯堡王朝的王储。到了1898年, 斐迪南被任命为奥匈帝国军队的副总司令。1908年,斐迪南极力主张吞并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这样一来就大大加深了俄国与奥匈帝国之间的矛盾,从而导致 了波斯尼亚危机的出现。除此之外他还极力反对南斯拉夫独立,并主张把奥地利、匈牙利的二元帝国,改组为奥地利、匈牙利和克罗地亚的三元国家。最终在 1914年6月28日,他被塞尔维亚爱国青年普林齐普杀死在波斯尼亚的首府萨拉热窝,他的死也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拉开了序幕。 仍故作镇静地说道: “这家伙有精神病,我们不必管他,继续前进吧!” 说完,车队又继续前进。受惊的车队一路颠簸着终于到达了市政厅,萨拉热窝市长赶快下车,急步登上台阶,颤颤巍巍地从口袋中掏出早已准备的欢迎词。正准备宣读时,只见斐迪南怒气冲冲地从车中跳了下来,上前一把抓住市长的胳膊,大声吼道: “市长先生,难道你就是用炸弹来迎接我的吗?你要知道,今天我来到这里是进行和平访问的。和平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吗?” 随后下车的索菲夫人见市长被斐迪南抓在手中浑身发抖,不知所措,赶快上前劝说,斐迪南这才放开手,然后怒气十足地说道: “好吧!那现在就请读你的欢迎词吧!” 市长松了口气,捋了捋弄皱的欢迎词,结结巴巴地念完了。 欢迎仪式结束后,斐迪南的怒气却仍未消除,他铁青着脸问哆哆嗦嗦站在一旁的波斯尼亚总督道: “‘尊敬’的总督先生,我们访问国家博物馆的事情,‘您’认为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 “殿下,”总督慌忙答道,“请您息怒,我保证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请殿下尽管放心!” “那好吧!”斐迪南阴着个脸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在去博物馆之前,我想先改道去医院探望一下受伤的人。” 总督本想阻拦,但一抬头刚好对上斐迪南那双充满怒气的眼睛,便只好硬着头皮答道:“是,殿下!” 车队重新上路,驶向医院。 为了安全起见,警察专员重新布置了一下。为了确保斐迪南夫妇的安全,还执意安排了侍从官员站在汽车的踏板上。 刚接到消息的普林齐普早已在拉丁桥周围做好了准备。这位年仅19岁的塞尔维亚青年,此刻显得异常冷静,他把所有的怒火都压在胸中,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死斐迪南。 随着斐迪南的专车越来越靠近拉丁桥,普林齐普也随着车速在人群中慢慢向前靠近,近了!近了!当车离他不到两米时,他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不等官员们反应过来,手枪就对准斐迪南夫妇扣动扳机。 “叭!”“叭!”两声枪响,斐迪南夫妇倒在了血泊中,斐迪南脖子中了一枪,而索菲的腹部也中了一枪。两人还未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已经断了气。 反应过来的侍从武官举刀就要向普林齐普砍去,却听到总督大声喊道:“抓活的!” 普林齐普见斐迪南夫妇已死,笑了一声,就拿起枪对准了自己头部,但是还未等他开枪,就已经被警察逮住了。普林齐普在挣扎之下,服下一小瓶毒药,他虽然剧烈地痉挛着,却并没有当场死去。 斐迪南夫妇被刺的消息一传出,本来就充满火药味的巴尔干“火药桶”一下子爆炸了。而早就想吞并塞尔维亚的奥匈帝国,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借口,于是在大臣们的纷纷煽动之下,82岁的奥匈帝国国王召见了陆军总参谋长,一番争议后双方达成一致,向塞尔维亚宣战。 1914年7月23日下午6点,奥匈帝国派出使节向塞尔维亚政府递交了最后的通牒。为了让对方拒绝,他们提出的条件十分苛刻。果不其然,塞尔维亚政府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于是,奥匈帝国在28日夜晚,炮击塞尔维亚的首都贝尔格莱德,这一下子就炸死了五千多名塞尔维亚人。 紧接着,德国向俄国宣战,法国和英国向德国宣战,奥匈帝国向俄国宣战,短短几天之内,欧洲的各个大国全部卷入了这场战争中,至此,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西方政治家指出,如果没有普林齐普那支手枪射出的子弹,“一战“也会爆发,但会延缓。迄今为止,大多数人都不认为普林齐普是英雄,即使是塞尔维亚人也大 多把他当成一个冲动的年轻人。以今天的角度来看,这是一次典型的恐怖主义袭击。恐怖主义在今天,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是因为虽然从事恐怖主义的只是极 少的人,但由于恐怖活动所具有的特性,它所造成的后果却极为严重。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国际关系等各个领域都会受到影响。美国9·11事件是有史以来 最疯狂的恐怖袭击,但是我们注意到,死的人中平民居多。所以,为了生存的权利,我们应该对侠客式的恐怖袭击进行抨击,而不是赞颂。

  这天早上9点刚过,一列豪华的专车驶进萨拉热窝车站。一会儿,从车厢走出显赫的奥匈帝国王储弗兰茨·斐迪南大公和他的妻子索菲女公爵。只见斐迪南大公傲慢的环视了一下四周的人群,趾高气昂地走过戒备森严的车站,洋洋得意地偕妻子钻进了一队敞蓬汽车内,随即,这6辆敞蓬车队缓缓地驶离火车站,向萨拉热窝市政厅爬去。

  这位斐迪南大公,是在刚结束的一次军事学习后来这里巡视的。当时,奥地利与匈牙利已合并为奥匈帝国,六年前,他们用武力吞并了波斯尼亚。这个贪得无厌的斐迪南大公,是一个极端的军国主义分子,他对邻近波斯尼亚的塞尔维亚早垂涎已久,梦想着有朝一日,也把这块富饶的土地列入自己的版图,在来萨拉热窝之前,他亲自指挥了一次军事学习,假设的进攻对象,就是他今天来到的萨拉热窝。

  这种明目张胆的侵略行径,早已激起了塞尔维亚人民的极大愤恨。以加夫里洛·普林齐普为首的一个爱国军人团体,组成一个七人暗杀小组,早已埋伏在车站到市政厅的街道两旁,瞪着愤怒的眼睛,注视着这个凶恶的敌人。

  而这时,坐在第二辆敞蓬车里的斐迪南大公夫妇,还得意洋洋地同旁边的波斯尼亚总督谈论这个美丽的城市。

  街上的人愈来愈多,塞尔维亚人民怒视着这个凶神,但人们心里却显得极为平静,因为他们相信,任何梦想征服塞尔维亚的敌人,最终将以失败告终。

  斐迪南为了长期占领这块土地,想通过此行,从表面上给塞尔维亚人民一点好感。因此,他不想在这座城市炫耀他的军事力量,只带了少数的卫兵进行防卫,连本城提供的宪兵和警察也不在意,安全措施极为马虎。这个不可一世的王储似乎过低估计了塞尔维亚人民的怒火。

太阳娱乐,  这种情况,对普林齐普他们来说,倒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做好了一切准备,这七名爱国青年,个个扎束停当。身藏手枪和炸弹,不动声色,分头行动,以做好多次刺杀的准备。

  当车队驶上市中心的一座桥梁的时候,埋伏在这里的是一个高个子青年,他今年刚过20,愤怒的烈火已把这个年轻的面容给烧红了,紧握炸弹的右手已浸出了汗水,握紧的左手也在暗暗的用劲,眼前一片空白,直视着第二辆敞蓬汽车里的斐迪南大公,脚步慢慢地向前移动。

  “喂,干什么的?”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吆喝着向他走来。高个子青年一愣,赶忙向警察微笑一下。

  “向后退!”那警察并不在意,只顾尽自己的本份。就在这一愣神之间,车队已驶过桥面。

  看着渐渐远去的车队,高个子青年无限遗憾叹了一声,转身消失在人群里。

  车队靠近了阿佩尔码头,眼见快要过去时,埋伏这里的是一名叫察布里诺维茨的青年,他怒不可遏,冲出人群,奋力向车队扔过一枚炸弹。

  司机见势不妙,立刻加快车速。炸弹落在车篷上又弹到地上,在第三辆汽车前面,“轰”!的一声,炸裂了那辆汽车的前轮胎,炸弹的碎片击伤了总督和大公几个副手。

  这声爆炸,不仅使在场的人群惊吓出声,就连斐迪南大公也着实吓了一大跳,他虽未受伤,可脸上那最初的得意神情一扫而光。索菲夫人更是面色蜡黄,惊恐不已。

  察布里诺维茨见刺杀没有成功,仰天长叹一声,立即吞下一小瓶毒药,随即纵身跳进河里。

  坐在第一辆车里的萨拉热窝市长和警察专员一齐叫道:“快捉住他!”

  几名警察应声也跳下河去。几分钟后,便把奄奄一息的察布里诺维茨从河中打捞出来。只见他忍着剧烈的疼痛,一言不发,充满怒火的眼光,扫了一下惊恐不已的斐迪南。斐迪南心中一惊,但他仍故估镇静地说:“这家伙有精神病!不必管他,我们继续前进!”说完,车队又向前走去。受惊的车队颠波着驶到了市政厅,坐在第一辆汽车里的市长赶快下车,急步登上台阶,颤抖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的欢迎词。正准备宣读的时候,怒气冲冲的斐迪南从车中跳下,上前抓住他的胳臂,嘶声叫道:

  “市长先生,我到这里进行和平访问,难道你就用炸弹来接待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