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娱乐有限公司欢迎您!

最浪漫的88个爱情故事: 第02则 心灵深处有最爱

时间:2019-11-26 14:57

  战战兢兢地把消息告诉母亲。80多岁的老母亲居然没有立刻动容,只叹口气:“多少年不来电话,接到,就知道不妙。她真是老妹妹了,从小在一块,几十年不见,临死前还惦记着我。只是,老朋友都走了,等我走,又惦记着谁呢?”

1921年,结婚不久的张大千返回上海,
借寓宁波巨富李薇庄宅,
与同庚的李家三小姐李秋君相识,
双方彼此欣赏,相互倾慕,
李家也有意将女儿许配给张大千。
但张大千认为自己当时已有太太,
“李府名门望族,自无把千金闺女与人作妾的道理,
而我也无停妻再娶道理”。
而李秋君也“恨不逢时未嫁成”,因此终身不嫁。
张大千每到一个国家,
就要收集一点那里的泥土,
然后装在信封里,写上“三妹亲展”。
后来,得知李秋君生病的消息,
于是写信道:“三妹,听说你最近缠绵病榻,
我心如刀割。人生最大憾事为生不能同衾,
而死不能同穴。你我虽合写了墓志铭,
但究竟死后能否同穴,实在令我心忧。”
1971年,李秋君去世时,
张大千正在香港举办画展。
当听到最爱的人离世的消息时,
张大千顿时神思恍惚,长跪不起,
几日几夜不能进食。从那以后,
他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
身边弟子经常听他说的一句话是:
“三妹一个人啊……”八年后,张大千谢世。

  这何尝不是大千先生不吐不快,却埋藏心底30多年的事呢?

1位红颜知己:
李秋君

  我把电话抢过来,说有什么事告诉我,我再传达。

1941年,张大千先后两次率人去敦煌临摹壁画,
第一次陪伴身边的是杨宛君,
第二次则是二夫人黄凝素。
两个太太先后陪伴他在敦煌大漠
中度过了两年七个月,条件极为艰苦,
且举债5000两黄金,直到20年后张大千才还清。
敦煌之行的意义远远超过了临摹壁画,
而幕后也隐含着两位太太的艰辛付出。

  合上书,我不得不佩服谢家孝先生作为一个新闻人,实事求是的态度。在《张大千传》完成13年,老人仙逝10年之后,终于把他不吐不快的事说出来。

1922年春,张大千又娶了二太太黄凝素。
黄凝素也是内江人,面容姣好,
身材苗条,精明干练,且略懂画事。
黄夫人过门时才15岁,比张大千小了8岁。
她先后生了八个子女。但到了1946年,
张大千与黄凝素感情完全破裂,进而离婚。

  会不会有一天,当我们临去的时刻,才突然发现一生中最爱的人,竟是那个已经被遗忘多年的……

也许,
艺术家在塑造形象时,
会把他对于各种生活现象的
认识情感凝聚在形象身上。
正如贝多芬的名言:
只有发自内心才能进入内心。
“多情”的画家们,
或充实着自己的精神世界;
或找到知己般彼此惺惺相惜;
或宣泄着自己孤独和忧郁,
用女人的形象在画布上
诉说自己的爱与激情。

  “他(张大千)在80岁预留遗嘱中,特别在遗赠部分,写明要给爱人杨婉君。足见在大千先生心中,至终未忘与杨婉君的一段深情岁月。”

1919年张大千出家三个月后,
被张善子强行带回老家,
与母亲曾太夫人的侄女曾庆蓉完婚,
时年22岁。曾庆蓉性格温顺和善,
持家有道,是典型的传统女性。
但她与张大千
并无太多共同语言,感情一般,
结婚两年,曾庆蓉都未生育。
直到好些年后才有了唯一的女儿张心庆,
曾夫人晚年曾称自己是“感情上被遗弃的人”。

  电话那头的老人,语气十分平静:“就告诉她,我很想她!”

张大千一生,
颇有传奇色彩,
太阳娱乐,风流倜傥,风趣洒脱。
这一生有十位重要情缘女人,
也透露出了张大千
与女人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这十个女人分别是:
一个红粉知己李秋君,
一个魂断情人李怀玉,
两个婚前恋人谢舜华和倪氏,
两个跨国恋人池春红和山田喜美子,
四房正式夫人曾庆蓉、黄凝素、杨宛君和徐雯波。

  读谢家孝先生写的《张大千传》,500多页看完,到“后记”时,又发现一段重要的文字,大意是说,张大千的后半生,固然有妻子徐雯波在侧,但壮年时代,杨婉君才是陪他同甘共苦,而且相爱相知最深的。帮助张大千逃出日本人魔掌的是杨婉君,陪他敦煌面壁、饱受风霜之苦的也是杨婉君。只是大千先生在接受谢家孝访谈时,却绝少提到这位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1位魂断情人:
李怀玉

  有位飞黄腾达的朋友对我说:“我一生做事,不欠任何人的。对父母,我尽孝;对朋友,我尽义;对妻子,我尽情。如果有什么亏欠,我只欠了一个人——我中学时的女朋友。她怀了我的孩子,我叫她去堕胎,还要她自己出钱,我那时候好穷啊,拿不出钱。问题是我不但穷,而且没种,我居然不敢陪她去医院。”

1949年,48岁的张大千与18岁的徐雯波结婚。
徐雯波是张大千女儿张心瑞的同学,
平时喜爱绘画,
听说心瑞的父亲是张大千便提出
要心瑞带她去看张大千作画。
张大千见到徐雯波时很乐意,
徐雯波也被大千的作品深深吸引,
于是提出要拜他为师。张大千拒绝,
但答应徐雯波可每天来看他作画。
后发展至徐雯波有身孕,张大千便提出结婚。
徐雯波在张大千的后半生中,
始终寸步不离。
由内地到台湾、香港、印度大吉岭,
再到巴西“八德园”、
美国“环荜庵”,
最后定居台湾外双溪“摩耶精舍”,
她克尽相夫持家的责任。
张大千有如此成就,徐雯波功不可没。

  怪不得日本有个新兴行业,为顾客找寻初恋的情人。据说许多恋人,隔了六七十年,见面时相拥而泣,发现对方仍是自己的最爱。

2位异国恋:
池春红
山田喜美子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心灵世界,在那心灵的深处,不见得是婚姻的另一半。

2位婚前恋人:
谢舜华和倪氏

  梁思成的才华不在徐志摩之下。他是中国古代建筑研究的先驱,直到今天,他40年前的作品,仍被世界建筑界认为是经典之作。

1934年秋,
张大千在北平看中天桥
京韵大鼓艺人杨婉君。
她长得很像唐伯虎画中的美人,
也有一双凝脂如玉的手让张大千惊呼,
成为张大千笔下仕女图的模特。
张大千有意纳杨婉君为妾,
父母十分清楚儿子的心迹,
且儿子在外社交广泛,
前两房儿媳难以担当,
纳妾则是早晚之事。
后在张大千朋友于非闇的撮合下娶了
杨婉君成为第三位夫人。
当时张大千三十六岁,
杨婉君十九岁。婚后不久,
张大千将她改名为杨宛君。

  过了些时候,接到南美的来信。老人的孩子说,他母亲放下电话不久,就死了——脑癌!

4位夫人:
曾正蓉
黄凝素
杨婉君
徐雯波